“舍命陪孩子”但愿只是段子

 万亿娱乐场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1-16

还记得前段时间微信上疯转的一篇文章《孩子写作业太磨叽,33岁妈妈急性脑梗住院》吗?这不是搞笑的段子,而是一条真实的新闻。没过几天,武汉也有个妈妈辅导15岁儿子做作业把自己给气伤了。据报道,武汉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近日抢救了一名42岁的女性急性心梗患者。一年来,这名母亲经常因为儿子心不在焉的状态生气,医生怀疑其急性心梗发作与长期情绪应激、焦虑和睡眠少有关。

每天忙到深夜,等到孩子睡觉了,父母才睡觉。早上,在孩子起床前,父母就要早早起来,需要准备好早餐及其他学习前的工作,为了节省孩子时间也为了配合学校要求,即便到了高三也要每天接送。父母也有自己的工作,还有其他生活上的事情需要操心。可以计算一下,父母每天才睡几个小时。而这里“父母的陪伴”,大多是“母亲的陪伴”。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个小孩的话,情况只会比一个孩子更严重——现在人们谈论生育二胎的意愿,一定不能忽视当前教育现实的影响,甚至是最主要的影响。

最近有个很火的词叫做“远交近攻”,意思是“孩子写作业的时候,离得远一点,还能稍微有些交流,离得近了,想不攻击他都难”。这个解释当然更多是年轻父母的调侃,却反映了很多实情。随着孩子学习进入关键阶段,父母“陪读”的问题就凸现出来,对于不少父母而言,说其“舍命陪孩子”并不为过。而这也不是简单的性格问题,与是不是“虎妈”有一定关系,但并不是唯一的关系,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关系。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,重视教育,关心孩子,最好的表现方式就是陪孩子一起读书做作业。

人们争论的“家长作业”主要出现在低年级阶段,且是以直接或者变相布置给家长的形式出现的,前面说的两名家长被气伤,似乎不是由“家庭作业”所致。“33岁妈妈急性脑梗住院”发生在南京,孩子上三年级,发病主要是因为在陪作业时“被孩子气的”。而武汉这名“虎妈”,孩子已经上初二了,也是因为孩子的学习状态不好而着急上火。从新闻中看到,作业主要是布置给孩子的,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布置给了家长,需要家长亲自参与。

一直以来,人们都感慨“十年寒窗苦”,都在同情求学的不容易。其实对现在的家长来说,在孩子求学过程中,所付出的艰辛更是超乎想象。笔者所在的江苏省,一直就有重视教育的传统,而这种重视,往往是以全家庭的付出为代价的。很多家庭的孩子只要上了初中,11点前睡觉基本上就成了一个奢望;而上了高中,11点半前睡觉基本上就是一个空想。不要以为这只是孩子不睡觉,现在很少有让孩子做作业而父母在休息睡觉的。

一段时间以来,“家长作业”的话题在舆论场很热,对此基本一致的看法是,学校和老师应该严格落实有关规定,不要把家庭作业布置成家长作业,牵扯家长太多精力。可在事实上,人们抱怨的许多“家长作业”,或者说更普遍的“家长作业”,并不是学校和老师专门给家长布置的。

在学习道路上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不仅是孩子千军万马挤独木桥,就连家长也是如此。孩子需要减压,家长也需要减压。“舍命陪孩子”看起来是个段子,实际上却远不是段子,而是一个尖硬的现实。要让“舍命陪孩子”成为一个纯搞笑的段子,我们还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。

指出这样的细节是想说明,在孩子作业和学业有关的问题中,其实舆论此前关注的“家长作业”问题有着不少故事化演绎,真正普遍和尖锐的不是“做作业”而是“陪作业”。而这不只发生在低年级,也不只发生在义务教育阶段,可以说,只要孩子还没有上大学的家庭,或者说准备孩子上大学的家庭,这个问题都十分严重,越接近高考这个点越严重。